最新消息:

志愿者卧底传销_让受害者迷途知返

关于我们 admin 6881浏览 0评论

2015年11月13日中午,刚刚“解救”了一名传销受害者的蒋德胜从泉州赶到福州。下午1点,秀山路的一家宾馆内,蒋德胜与求助人小白碰面了,小白的女友小林误入“1040阳光工程”传销组织10天。14日,经过蒋德胜的劝说,小林终于决定脱离传销组织。8年来,反传销志愿者蒋德胜通过劝说的方式,使不少传销受害者迷途知返。

单亲女孩误入传销

26岁的南平男孩小白与23岁的丽水女孩小林相识于非洲,3个月前,他们回到了福州。11月初,小林接到妈妈的电话,让她去合肥玩几天。小林奇怪,父母离异后,从来不关心她的妈妈怎么突然联系她。

在合肥某高档小区里,妈妈告诉她,自己加入了一个国家暗中扶持的重点项目,属于资本运作,只要缴纳69800元,就能获得入伙资格,每个月收入过万元,自己已经升为部门经理,最高可以赚1040万元。

小白从女友在老家的弟弟处得知,姐姐叫他也去合肥,正商量把老家的房子卖了。小白告诉记者,初中文化程度的女友很想自己挣钱,让爷爷奶奶过上好生活。

小白上网搜索发现,所谓的资本运作,其实是新式传销组织“1040阳光工程”,遍布南宁、武汉、合肥、贵阳等地,拉3人入伙,即升为部门经理,当下线人数达29人后,升为老总。

从听不进劝说到不接电话,小白意识到,小林已经被她的妈妈洗脑了。

走投无路时,小白在网上看到了“中国反传销爱心互助网”,联系到了爱心志愿者蒋德胜。

5个小时“反洗脑”成功

13日下午,在蒋德胜指导下,小白以要见最后一面为由打动了小林,她答应来福州待两天。

14日下午3点半,小白带小林到一家咖啡店见到了蒋德胜。蒋德胜故意数落小白的不是,支持小林想挣钱的想法,渐渐取得了她的信任。见时机到了,蒋德胜以过来人传授经验为由,单独跟小林聊聊“资本运作项目”。

小林说起了发展下线的困难,蒋德胜帮她分析:“如果两个月没有拉人进来,还有收入吗?”“经理和老总收入从哪里来?”他继续问。小林摇了摇头,她对组织一无所知。

蒋德胜开始一步步分析行业里的漏洞和代价,“级别越高,拿的钱越多,这些都是下线交的钱,这个过程中没有创造任何劳动价值,钱进去了就出不来了。”

蒋德胜还请出了福建的志愿者小郑。2年前,留学归国的小郑被朋友带去长沙的“1040阳光工程”,还将自己的研究生女友发展为下线。庆幸的是,小郑在蒋德胜的帮助下,脱离了传销组织,并加入“中国反传销爱心互助网”志愿者的队伍。

晚上8点半,小林终于表示,不再回合肥,也不让弟弟去合肥了。

反传销前路艰辛

8年来,蒋德胜帮助了约150名福建受害者,每年会来福建七八次。他说,在厦门、漳州、龙岩等地,仍有传销团伙聚集,也有不少福建人被骗去了外地。“前几年,有高学历、高收入人群受骗,这几年还是以低文化程度人群为主。”

今年46岁的蒋德胜原本经营一家食品厂,小有积蓄。2002年,蒋德胜的一个好友误入“1040阳光工程”,还让他也投了几万元。2年后,好友倾家荡产。这件事给了他很大的刺激:“人品和智商都没有问题,朋友为何会受骗?”

此后,蒋德胜开始关注传销骗术,研究受害者的心理。2007年,工厂因拆迁关闭,蒋德胜走上了全职反传销的道路,他甚至在2008年卧底云南蒙自的传销组织,掌握传销洗脑“体系”。

2011年,蒋德胜建立“中国反传销爱心互助网”,目前,网站核心志愿者有10多人,加上兼职的有300人左右。蒋德胜告诉记者,网站自成立以来不设账户,不接受捐款,公益运营。遇到困难的求助家庭,志愿者自己贴补车费。很多受害者经济上比较困难,志愿者们基本都是义务付出。

蒋德胜的手机通讯录里,存着近3000名传销受害者和家属的联系方式。他的足迹遍布全国,一年在家的时间加起来不到2个月。“有时候也会想退出,但是不甘心。网站这个平台还没做起来,希望找到让平台持续运作的方法,才有更多志愿者加入。”他说。

转载请注明:广东志愿者 » 志愿者卧底传销_让受害者迷途知返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网友最新评论 (2)

  1. 加油
    哈哈哈哈哈5年前 (2016-10-22)回复
  2. 支持
    Asd5年前 (2016-10-27)回复